一道

惹人心烦。
少事。

惹人心烦。
少事。

这几天陆续看到渣浪禁同的事。
毫不惊慌
甚感可笑。

不如趁着他们蒙住自己的眼睛的时候
飞快地跑起来
跑到天边去
跑进云蒸霞蔚里去。

四十多岁真的是一个尴尬的年纪
就我身边的亲人而言
这个年纪刚好是“一知半解”的最佳体现
最明显的是素质的差距和思想的差距
我爸和我妈是最典型的基本事件
我爸和我妈都足够爱我
我也很爱这两个大宝贝
但我不想把爱与情理混淆
我不想遗传中国通病

“一知半解”是时代交替的产物
自以为同时代起跑
优越于年纪更大的“老人”
手里掌管着“新人”
他们只需要一点点真的一点点的突破口
就能把愚昧的封建礼教夹杂在爱里
逼迫你咽下去。

这时再包装一个直接而口无遮拦的性格
轻轻松松就能让你胸中一口浊气。

真是越写越烦。

我写不下去了。

总之
我无论什么年纪
都要以谦逊善良 谨言慎行好好监督反省自己。

好气。




春.

今年春。

聚众偷懒:

我对春天的印象很淡很淡。即使指间的风愈发柔和,耳畔的鸟鸣愈烈,天空的眸子愈清,我都很难体会到“春天到了”的恍然。


更多的是“冬天走了”的欢欣。


默玉消融,再难得白皑皑满城风雪。


北方的春安静内敛,温润暖糯得像个小姑娘。凡事艳的浓的,她都蕴藏在眼角的轻吻里,化成雨滴浸润着土地。


你倒也猜不出她是否喜欢。


朦胧初醒的迷糊样子远比绒雪娇嫩,能望到的仅是浅浅一抹斜阳。


心怀里叹满欲挽无语的沉默。


想创造一个赤诚的日子


黎明旋没而浪花朵朵。

不要被心急而逼上绝路
更客观更理性一点
希望低谷期能快一点过去

大概是一篇旅行手记
2017年四月一日,新一年的愚人节。以半翘课的状态坐在绿皮火车上。
火车悠悠荡荡,不算平稳。在停顿的缝隙里,借着灰红色的乡村夕阳,写下了这段清闲的话。
入四月,大概就是入春了。北国的春向来是轻轻的,淡淡的。看不到来头也追不到踪迹。俯仰间便是叶脉苍绒,盛夏已至。难得在这样的时候,以这样旅行的姿态赏春。坐着上了年纪的火车慢慢的走在苍秋色的田野间。在一个又一个小站停泊。看洁白的站杆上似雾似葵的棕红锈迹,看灰翅白衣的鸟禽缓缓地舒展翅膀。你见到它似飞未飞,将落未落的闲散样子,倒也放松了心情,舒展了眉头。即便是再吵闹,再不合情景的人群。无论年幼还是青壮,也大都成了旅行里的景色。你的周围青蓝一片,仿佛一部小小的录影机,安静地记录着红色的,热闹的生活小节。一幕一幕,一章一章。
这时你又抬起头来,凝望窗外,你发现夕阳渐没,天际一片淡紫。耳机里的声响恰好停止,你缓缓地呼吸,听到了那轻小而平淡的音色。落在此刻,却也惊鸿一片,穿云裂石。
你重新触碰到了自己,你重新回到了这小小的火车上。
这大概就是我安静地坐在火车上的缘由。
晓看天色暮看云。